晚风吹行舟

练了圈名。好丑

【安乔】关于嘴唇破了这件小事

#有私设,ooc严重,不喜勿喷

安文逸满是笑意的为乔一帆擦着药,乔一帆 眼神幽怨地看着他。安文逸轻柔地为他擦着药,问道:“怎么了?”乔一帆语委屈地说:“都怪你。”少年眼神朦胧,唇上鲜红,无比诱人。安文逸喉结不自觉的上下滚动了一下,他放下手中的药瓶,乔一帆看着他问:“怎么不涂了?”安文逸薄唇微勾,慢条斯理的吻上他的唇前最后一句话:“不涂了,反正一会儿也得重新涂。”这次等到乔一帆气喘吁吁的才松开,安文逸满意的咂咂嘴,眼神深邃,说:“真甜。”乔一帆没好气的瞅他一眼,耳根却悄悄红了,转移话题:“快帮我涂药吧,还得去训练。嘶……疼。”安文逸面带微笑的说:“知道疼就好,疼了才会长记性。”乔一帆无奈的等着涂完药,看着安文逸渐渐出了神,回想起了早上的事。 安文逸作息时间总是很规律,早上很早就起了,他去运动一圈回来,发现自家一帆还 没有起床来吃早餐就去叫他了。安文逸站在乔一帆的床边叫道:“一帆,该起了。”乔一帆不悦的皱了皱眉,没有理会。安文逸半俯下身,在乔一帆耳边轻轻的说:“一帆,快起来吃早餐了,早餐有你最爱的豆浆哦。”乔一帆突然伸出手将安文逸带到床上,将他双手握住,在安文逸唇上落下一吻,然后语气软软的说:“乖,再让我睡一会儿,好困……。”说完就松了手,然后翻个身继续睡。安文逸眼含笑意地把他翻过来说:“你的早安吻有了,我的呢?”不等他回答,就毫不留情地咬上对方。直到乔一帆睁眼瞪着他才松开,语气轻快:“我很满意。”然后装作一脸疑惑的样子,语气惊讶地说:“你的嘴唇破了,要我帮你涂药吗?”于是就有开头的一幕, 安文逸涂完后见乔一帆在发呆,于是叫道:“一帆?”乔一帆猛然回神:“文逸,怎么了?”安文逸微微一笑,“没什么,药涂好了,我们时间不多了,吃完饭后就去训练吧。”说完,自然的牵起乔一帆的手,带他去吃饭。乔一帆默默的跟上。 在路上,乔一帆心里默默祈祷没有人注意到自己,但是,在吃早饭的时候,包子抬头看了一眼,好奇地问乔一帆:“一帆,你嘴唇怎么破了?”乔一帆还没来得开口,安文逸就说:“昨天晚上,不小心磕破了。”他扫了一眼还在默默偷笑的众人,众人:……。乔一帆面色微红,对还在问的包子说:“我没事,明天就好了。”然后对安文逸说:“走吧,早餐吃完了,该训练了。”俩人一起并肩而行,不知道乔一帆说了句什么,安文逸眉开眼笑,显而易见的愉悦。
“这真是一个愉快的早晨。”安文逸默默的想着,唇边勾起一抹极淡的弧度。
此时,阳光不燥,微风正好。

【安乔】有一个跟宠自己的男朋友是什么感受

在下顾予安,初次写文,如果写的不好,那就将就着看吧😄
正文开始。 

乔一帆在荣耀论坛上刷到这个贴子的时候,唤来了自己的爱人,歪头看着他询问道:“不然我也写一个?”安文逸微微一笑,说:“随你啊。”他又状似无意地补了一句,“其实我挺期待的。”乔一帆的耳根子顿时就不争气地红了。“好吧,那我就开始写了,等写完了给你看。”安文逸知道小孩儿害羞了,便顺势说:“好啊。”他走到沙发前,拿来自己的专业书坐在一旁看了起来。乔一帆偷瞄了一眼,才准备开始。对着他怎么越来越没有出息了,乔一帆心里暗自想着。他摇摇头将思绪抛开,思考着该如何落笔。
他开始在键盘上断断续续的打字,并自言自语地对着电脑呢喃,时而眉开眼笑,时而眉目紧蹙,安文逸从书中抬起头来就看到了这幅画面,心中一阵好笑,他看了一眼乔一帆的水杯已经空了,便起身去找杯子接了一杯水,走向他,在乔一帆刚刚身后站定,便看见乔一帆习惯性的去摸杯子,安文逸就把杯子递到他手中,乔一帆喝了一口后,怔怔地说了声谢谢。咦,他觉得好像有点不对,乔一帆一回头就见安文逸站在他身后,他吓了一跳,椅子都倒了,安文逸连忙抱稳他,生怕他摔倒了。抱稳后,安文逸一阵大笑,胸腔都震动了起来,乔一帆脸又红了,脸埋在他胸口死活不抬头。安文逸知道自家一帆容易害羞,就大大方方地松开他,语气既温柔又无奈:“快去写吧,我等你。”乔一帆乖乖的点了点头,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点蠢,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然后坐到椅子上继续专注地敲击着键盘:“……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,会在天冷的时候替我围好围巾,下雨天带上雨伞,极尽细微”,安文逸望了一眼他,便移不开目光,灯光投照在他脸上,眸里一片温柔之色,他轻笑一声,不自觉地摇摇头,眉目笑意点点,低下头继续看起了书,两人无话,但相得益彰,只觉岁月静好。
坐在电脑面前的小乔抬头看了一眼,然后将刚刚的事也写了进去,他给这件事做的总结是:“这是我最喜欢的人,他让我活的最像自己,也让我可以恃宠而骄。”
他在那个帖子下刷了条评论:“嗯……那是一种万事有他的安心,想为他成为更好的自己,想到一生到老的人是他,毫无缘由,有他便是最好的理由。总之,他是软肋,也是盔甲。遇见他,我此生再无缺憾。”发完之后,才发现自己用的是一寸灰的账号,急忙退出来,也不管评论区有多热闹。乔一帆揉了揉自己有些困倦的眼睛,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安先生,最终以“你是我一生的荣耀”作为结尾。合上了电脑,疲惫的打了个哈欠,眼泪都出来了。走到安文逸身旁轻轻抱住了他,问:“文逸,你在手机上看什么呢?”安文逸微微一笑,将手机反扣在桌子上,没有答话。只是在乔一帆唇上落下一吻,然后抱着他道:“我们去休息吧。”乔一帆含糊地应了一声,事实上他已经困到连眼睛都睁不开了。如果乔一帆还醒着,就会看到安文逸望向他的目光溢满温柔,可以他已经在安先生的臂弯中沉沉睡去。
安文逸朦胧睡去之前,想到的最后一句话是这样的:“时间还长,还有大把时间可以供我们相濡以沫。”